边走边抱着干13p 抱着上楼梯边走边律动 他抱住她边走边动;

编辑:魅丽女性网2018-07-28 00:00:42绝密隐私
字体:
浏览:
文章简介:边走边抱着干13p 抱着上楼梯边走边律动 他抱住她边走边动; “帮我盘个髻吧。”先生?阿郎?太好了,我赶紧抢下电话,声音有些颤抖,“喂,阿郎吗?”...
边走边抱着干13p 抱着上楼梯边走边律动 他抱住她边走边动;

“帮我盘个髻吧。”

先生?阿郎?太好了,我赶紧抢下电话,声音有些颤抖,“喂,阿郎吗?”

“知道了,太太。”

什么玩意,什么东西,他一定是活的不耐烦了,敢试探我的耐心。从昨天分手到现在已经快三十的小时,他在玩什么把戏,他是疯了吗?他难道不知道这样的下场?

“五年的婚姻为木婚,木头这东西最怕火烧了,这个节骨眼上最好大伙都心平气和的,不然变成木炭就不好收场了。”

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,早早的丢掉一大堆恼人的文件,一点不到就坐进了美容院。

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阿郎的护照,但是全都不见了,所有的证件都不见了,为什么会这样,他预谋了什么?

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,所以我要做一些特殊的事情。从美容院回来后已是三点多,匆匆拿了几本烹饪杂志就到超级市场去采购食物,谁说我不够体贴,谁说我只会发脾气,我也有女性柔美的一面。


127养生之道网边走边抱着干13p 抱着上楼梯边走边律动 他抱住她边走边动

“舒小姐,你醒了?”一只脑袋微微的从门缝里探进来。

坐在床沿,看着身旁的薄被,似乎记得昨晚倒在床上睡去时并没有盖被子,带着疑问慢慢走向房门,门是关着的,而我向来都没有关睡房房门的习惯。将耳朵贴近房门,客厅里好象有些细小的声音,突然一阵愤怒从脚底窜至发根,我猛然打开房门冲向客厅。

“舒小姐?”

“舒小姐,亨达公司的代表已经到了好久,您再不来他们就要走了。”

“太太,要不要我留下来陪你?”

“什么大不了的,我请你这个助理是摆样子的吗?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要我处理,要你有个屁用啊。”

助理没有再说什么,轻轻的退出去执行我的命令。

墙上的时钟飞快的转着,七点、八点......十二点,房门被我一次次的误以为丈夫的回来而开启,电话机已被摔的粉碎,地上散落着玻璃的碎片,整个客厅满溢着七零八落的晚餐。我是气愤的,可恨的家伙,这么重要的日子居然凭空消失,我的脸被涨红,我的全身都在颤抖,我需要发泄,我需要爆发。

“没有,早上只有袁小姐打过电话找您,我怕吵醒您,就没叫您听,不过......”

他们都说我是个坏脾气女人,虽然有着与生惧来的俏脸蛋,那只是我的伪装之一。外表优雅高贵,总给人一种温柔、善解人意的错觉,火暴的性格也许是遗传,也许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,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一个让人想亲近,却又会望而却步的这么一个女人,可是我很幸福,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型公司,有一个美满的清新家庭,更有一个爱我而极为体贴的好脾气老公。

“太太,太太。”阿香在我眼前晃动着什么,想引起我的注意。

颠踉的走回办公室,靠在办公椅上,办公室里的一切都在旋转,无力的闭上眼睛,此刻胃又开始作怪,可能二十四小时没有进食的原因,痛的厉害。此时此刻,我真希望就这样死去,好叫那个男人后悔一辈子。

“郎太太,冒昧问您结婚多久了。”老板娘边着手打理我的头发,边好奇的逗着我开口。

助理赶紧抢先一步拦住他们的去路,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就让他们走呗。”

“是的,太太,快七个月了。”阿香恐慌的看着我,我能猜想的出来,她是怕我把她辞退。但如果不是为了她智障的儿子,早在几个月前她应该就抄我鱿鱼了吧。

“舒小姐,您这样让我们怀疑绮梦的诚意。”

阿香走了,空荡荡的房子就剩我一个人,为何之前没有觉得它有这么大,安静的躺在床上,看着我们的结婚照,五年了,我们几乎每天都会闹矛盾,但是你总是对我那样的包容,不管有理无理,你都是很体贴的忍受着,为何要消失?为何要留下我一个人?是在惩罚我吗?

小的时候有位道人替我算命,说我这辈子都只能是单身,因为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容忍的了我的脾气,可是他算错了,这个万里挑一的上乘男人和我一起生活已有五个年头,大伙都说我赚到了,是赚到了吧,可我也不赖啊,为什么人人都说遇见他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?

“马上送我回去。”

“我看舒小姐是不稀罕和我们亨达合作了。”说着,几位代表欲起身离开。

“太太,先喝碗粥吧。”

昏昏沉沉的从睡床上坐起,头嗡嗡作响,好难受。掀开薄被,我需要一些冰水清醒一下。

“这九年的婚姻为陶瓷婚,且不论你的陶瓷是上品还是次品,总之也是有相当的经历了,但您可要注意别给打掉了。”

“公司说郎先生上个月就已经离职了,而他的行动电话号码已经注销了。”

“那您倒是说说这九年的婚姻有什么说法。”老板娘的兴致更浓了。

“太太,先生今天没有回来过,也没有电话。”

“哪有这样的事。”

好听的话人人都爱,且不问它是真是假,没有人会拒绝别人的赞美的,“老板娘也不差啊。”

“太太,太太。”阿香兴奋的带着电话跑到我的房里,“是先生,先生的电话。

“你这个王八蛋,你还有脸回来,你......”

阿香继续收拾着地上的污渍,“我没有看见先生。”

“阿郎,你在哪?”

电话铃响了,我没有兴趣去接,我只想这样静静的看着阿郎的照片。

给她一个定心的微笑,“先生去上班了?”

“郎太太,今天想做什么样的发型啊。”

“有什么好对不起的,几个臭男人在这里卖弄权贵,以为很了不起吗?我舒平就不吃你们这一套,你们最好给我马上消失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我激动的站起来,由于用力过猛,坐椅砰的倒在地上,将客人吓住。而突然起身导致头晕目眩,加上女人天生的贫血,整个人有种要虚脱的感觉。

“什么?”我正在气头上,怒吼算是对她客气了。

我很虚伪的挤出一点笑容,“谢谢。”

好在这徐娘半老有自知之明,我也就不再和她贫嘴了。

“真的吗?那太恭喜您了。”老板娘夸张的整个脸都变了形。

“郎先生有您这样美貌端庄的太太,真是太叫人羡慕了。”老板娘卖力的吹捧着,“您要是不说,没有人知道您结过婚,就算现在啊,想必追求您的男士还是有增不减吧。”

没有?他不回来睡,连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,他这算什么?他在向我挑衅吗?在测试我的忍耐度吗?这个混蛋,有本事你一辈子都不要回来,有本事不要来求我。

“对啊,”坐在属于我的美容椅上,胡乱翻着时尚杂志。

钟点工递过一杯冰水,小心翼翼的询问着,“太太,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。”

“舒小姐。”助理轻轻推了一下我的手臂,让我回过神,而面前的几位男士似乎就要七窍生烟了,我没有理会他们,自顾自的喝着咖啡。

阿香胆战的递过一张纸条,“袁小姐的电话。”

“阿香,给我杯水。”半躺在沙发上,努力调试着愤亢的心情。

看着有些惊慌的钟点工,不觉好笑,这已是今年第三个钟点工了,而这五年来换了也差不多有二三十个,之前的每个都干不到两个月,原因是女主人脾气太火暴,她们承受不了,真是笑话,一个佣人只要有活干,有钱赚,还有什么好挑剔的。

满意的看着一桌子自己的杰作,真是太崇拜自己了,第一次就有这样的成果,太给他面子了吧。

“好了,好了,真是一群废物,叫浩文来接我。”重重的挂上电话,胡乱的整理一下准备出门,“阿香,如果先生回来想办法留住他,然后打电话给我,如果他有打电话回来,问清他的电话,也赶快通知我。”

将新买回来的红酒倒入桌上的两只空酒杯中,点上玫瑰花香的情人蜡烛,换上新购入的晚礼服,一切就绪,就等着男主角的到来。

“为什么?”有人搭讪,老板娘可乐了。

“太太。”

“舒小姐,我,我......”电话对方的声音开始纠结。

“阿袁,给我找郎先生,不管他的公司,他的行动电话,直到找到他为止。”

“什么?”我激动的从沙发上跳起,他竟然一整夜都没有回来过,“他有打过电话回来吗?”

钟点工正在收拾着昨天的残局,被我一连串的怒骂震住,我环视了一下,没有看到我等的人,头依然很痛,心脏也有些超负荷。

“找到郎先生了吗?”

“照您这么说还真是玄,郎太太您信吗?”

“不行啊,舒小姐,我们不能得罪亨达的,我们手上的几个案子都和他们有关系的。”

“还有,等我回来后再走。”

我的心口在痛,有种不祥的预感,会不会阿郎出了什么事?不会的,他只是刻意的人间蒸发了。

叮叮当当的一阵混乱,餐桌上已经放满了各式各色的晚餐,中餐的、西餐的,应有尽有,且不论口味如何,单瞧这色相,挺像那么一回事的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舒小姐今天有些不舒服。”助理吓的脸色苍白,不住的帮我打圆场。

“五年。”

提着一大堆的生熟菜回到家,整个人都快倒下了,再想想还有那些烦人的菜式需要烹调,感觉自己就像地道的黄脸婆。算了,谁叫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,就当回报五年来他对我的体谅和包容吧。

跌坐在地上,已经完全没有力气,我实在猜不到发生了什么。

“是,太太。”

“没有?你是怎么办事的,他的公司,行动电话,你找了没有。”我气的有些语无伦次,这个男人已经把我彻底打败了。

老板娘听后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,还故意卖弄风骚的用手遮掩她那张血盆大口,“郎太太,您说笑了,我哪能和您比啊。”

“郎太太,今天这么早啊。”美容院的老板娘亲自出来迎接,脸上堆了一层又一层的笑容,就希望你赶快把钞票塞进她的手里。

虚弱的对她笑笑,此刻我只想一个人静静,“你先回去吧,明天再收拾。”

我勉强的从时尚杂志中抬起头,冷冷的看着镜中的老板娘,“你觉得呢?”

这老板娘是里外不是人,又不好得罪我这常客,但也不可开罪这上门的客啊,只好勉为其难的苦笑,也就不再开口逗话了,这倒让我的耳根子清静了不少。

看一看腕表,已经六点多,再过半个小时,我的另一半就要回来了,肯定会给他一个惊喜的,想到这里我不禁幻想他惊愕的表情,太好笑了。

“唉,老板娘,你可不要不信啊,这些都是实情,要不然人家何必用这么些物质来代替婚姻年限啊。”

“听到没有?”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可以支撑了,这个万劫不复的臭男人。

离职?注销?怎么回事?他在开什么玩笑?

“今天我结婚周年。”

“舒小姐,亨达......”

“诚意?何谓诚意,是不是要奉承巴结,还是下跪乞怜?”

被我这样一反问,老板娘确实没有准备,只好又奉承起来,“郎太太当然不会了,您那么美,又跟水似的柔情,怎么会有火烧这回事呢,这位太太故意说笑了。”

“是吗?那这位郎太太可要留心了。”一位旁边的女客也加入了谈话中。

不知不觉的睡去,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,想必公司里就剩我一人吧。该死,我突然想起叫阿袁打电话找阿郎的,这个懒丫头一定又溜走了。

边走边抱着干13p 抱着上楼梯边走边律动 他抱住她边走边动

“......”电话的彼端只有规律的呼吸声。

“阿香,你在我这做了有半年了吧。”

“是我。”

阿郎没有出现过,只有阿香每天按时的进出。

“哟,您是要去参加宴会啊,难怪这么早了。”

不情愿的接过纸条,阿香也很机灵的送来话机,“我是舒平,什么事。”

“喂喂,阿郎,是你吗?”

“舒小姐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怎么是说笑啊,这信不信由你们。”那位女宾似乎有些怄气。